其他係列列表
  • 玉蠱引
  • 其他
  • 連載
  • 04-15
  • 蕭唯玥和竹馬哥哥談婚論嫁,卻被傳聞中的冷麪閻王沈良郅攪黃。為保蕭璟平安,蕭唯玥隻得接了聖旨,硬著頭皮穿上嫁衣。 見到此人的第一眼,蕭唯玥便想起自己曾救他一命。奈何自己身體異於常人,男人似是忘了,她也不敢挾恩圖報。 紅鸞香帳,酒氣迷濛之下,她緩緩張口。 “為什麼是我?” “你我本有婚約在身。” 蕭唯玥在心中無能狂怒:我纔不是什麼鎮西王遺孤! “況且我對夫人,一見鐘情。” 難道他也想起來了?“我與沈將軍何曾見過?” 男人微微勾唇,“就在方纔,驚鴻一瞬。” -- 自從蕭唯玥發現沈良郅不似傳聞中那樣嗜血恐怖之後,將軍府便無一日安寧了。 不是說對她一見鐘情嗎?她便教他一個道理:萬萬不可以貌取人。 “將軍,夫人她要將後院的桃樹挖了改種梨。” “你們幾個去幫幫夫人。” “將軍,夫人要將您下棋的涼亭改成池塘種荷花。” “把去年王上賞的種子送過去。” “將軍,夫人……她和蕭公子去了摘星樓。” “……” 沈良郅將說著胡話的人兒扔在床上,“蕭唯玥,我是不是太過縱著你了?” “如何?沈將軍知曉自己看走眼了吧?要不要和離?” 男人倏地俯下身來,寬大的上半身罩在蕭唯玥的視野上方。 “冇,還得仔細看看。” -- 喜歡上沈良郅這件事發生的太自然而然了,蕭唯玥確信這是一種和曾經對蕭璟全然不同的感情。 她從未像現在這樣感覺到惴惴不安,不知道如何去確認對方的心意。 正當她打算明牌,卻遭受沉重一擊。 原來不止她有秘密。 鎮西王獨女和其得意門生的婚約是真的,可真正履行婚約的兩個人卻都不能再假了。 “要等她自願引蠱。” 沈良郅的話似寒冰利刃,戳人心肺。 還以為自己藏得很好,原來他早就知道。 不論是求娶,還是所謂一見鐘情,亦或是後來諸般縱容放縱,皆是為了她體內玉蠱。 ……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